云满湖

狗血爱好者

【韩叶/每周60分作业】结合热(哨兵向导AU)

食用注意事项:

1.韩叶每周60分作业。本次主题:热。圈主页 @韩叶每周60分 

2.哨兵向导+末世AU。

3.一些细节经不起推敲。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GO!



【1】

        叶修架着半昏迷状态的韩文清踉跄地躲到一个掩体里。

        说是掩体,其实就是坍塌的一个建筑物临时形成的一处遮蔽,但至少可以使他们不那么快地暴露在可怕的变异生物的视野中。

        叶修和韩文清遇到纯属偶然,他们是对在联盟注册登记过的,但没有深度结合过得哨兵向导,按照联盟规定,为了不会被激发出集合热,这样的哨兵向导不能共同完成任务。

        但这次变异生物的攻击非常突然,上头的调配也显得力不从心。从来不在一个地区清缴变异生物的兴欣军团和霸图军团破天荒地碰到一块。也正是这个原因,也让叶修遇见了落单受伤的韩文清。

        刚见面的时候两人还没有这么狼狈,但路上他们碰见了一个有一人高的变异蟑螂,激战中韩文清挡住了原本招呼在叶修身上的攻击,新伤旧伤一起发作,才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在掩体里安顿好韩文清,叶修从急救包里掏出注射枪,把大剂量的止痛剂一股脑注射进自己身体里,这玩意效果很好,可以迅速麻痹痛觉,但是也有两个很大的副作用,其一是失去痛觉后会影响使用者对自身身体状况的判断,出招无法顾及受伤的部位。

        第二点,就是会导致哨兵和向导最怕在战场上出现的意外状况之一,结合热。

        叶修接着在急救包里翻找,终于找到了一瓶适合哨兵体质的营养剂,但想到这种药剂会给心血管带来的副作用,叶修又随手把它放在一边,最终选择了效果比较温和的镇定药物。

        注射枪针尖离韩文清的胳膊只有一公分的时候,韩文清张开了眼,止住了叶修的动作。

        “别给我打镇定剂。”韩文清一眼认出了针管里的液体,“现在还没到休息的时候。”

        “好吧好吧。”叶修不打算和伤员争辩,他太熟悉韩文清了,知道他那种不退缩的性格,在任务结束前决不允许自己有松懈。叶修只能暗自盘算着一会在韩文清的压缩食品里加点药让他休息一下,效果也是一样的。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韩文清问。

        “来之前我让罗辑做了这里的全息地图,当时发现离这里最近有一条废弃的隧道可以出去,直通第十区。”

        “就这么办。”韩文清拍板。

 

 

 

 

 

【2】

        踢开巨大的变异老鼠的尸体,叶修明显地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对。有一种焦灼和高热像是蛊虫一样,顺着脊椎一节一节地向上爬,几秒的功夫,他就已经觉得自己拿枪的手变得不稳,腿也发软,只能硬撑着一口气靠在墙壁上。

        是结合热。

        殿后的韩文清察觉到叶修状态不对,走过来想要帮忙。刚一接近,就被空气中浓度突然上升的向导的信息素打了个措手不及。

        “老韩你先别过来。”

        “怎么回事?”

        “一点止痛剂,会有点副作用。放心,一针抑制剂就好了。”叶修喘着气在背包里摸索抑制剂。

        “你还用那种药,不要命了?!”韩文清震怒。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叶修笑着解释,但是因为结合热的状况在加重,他的尾音极低,几乎要消散在空气里。高热持续灼烧着他的神经,他的手颤抖到无法把药剂放进注射枪里。

        韩文清屏息走进叶修,想帮他注射抑制剂。作为联盟里自制力数一数二的哨兵,表面上韩文清还保持着令人称赞的冷静意志,但实际上他能意识到自己的体温在不断升高,高浓度的信息素几乎让他产生了幻觉。

        他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借由疼痛保持理智,并且尽量让自己不碰触叶修裸露在迷彩服以外的肌肤,一管淡蓝色的液体终于缓缓注射进了叶修泛红的皮肤内。

       结合热时期注射抑制剂是什么感觉呢?

        几乎所有的向导回答这个问题时都会皱起眉头。

        冰冷的液体被推进滚烫的血管,几乎冷冻住了流动的血液,所有的知觉都被堵塞,连带呼吸和心跳也都无法顺利进行。以那小小的针眼为中心,冷气像洋流一样流窜进四肢百骸,让人忍不住颤抖。结合热时期那种一脚踩在棉花上的漂浮感觉也被终止,像是被人从高空中硬生生地拉下,无端生出了巨大的失重感。

        空气中信息素的浓度终于降低,韩文清大口大口地呼吸。不过几分钟的功夫,他和叶修的衣服已经里里外外湿了个彻底,像是两尾脱水的鱼。他下意识想把叶修拉起来,但手悬在半空中像是顾忌到什么一样又放下,改为撑着墙壁站起来。

        “老韩,谢啦。”叶修终于喘匀了气,冲韩文清笑着说。

        “是你自作自受。”韩文清疼惜伴着余怒,气还没消,毫不承情。

        叶修也不回嘴,尽力站起身来,拨弄了一下移动终端,“这附近都没有变异生物的生命反应,但我判断原来的逃生路线不能用了,想要彻底进入安全地区得闯过一片无人区。怎么样,老韩,要不要跟我试试?”说着话,叶修就已经起身,朝着隧道更幽深的地方走去。他的语调轻快而自信,像是已经笃定韩文清的反应。

       “废话。”

        韩文清提起武器,毫不迟疑地大步朝和叶修相同的方向走去。

 

                                                       【END】

 


【韩叶/HP paro】致魁地奇与老对手的咒语(短篇一发完)

食用注意事项:

1.HP paro

2.划线部分化用马尔克斯

3.一共四部分,因为lof脾气很差,所以第四部分走链接。

以下正文

【1】

“邱非,快点,就要赶不上韩教授的课了。”宋奇英一向冷静稳重的脸上难得有点焦急。

邱非飞快地把他那本《标准咒语 一级》塞进书包,和宋奇英一起匆匆往黑魔法防御术的教室赶去。

对刚进霍格沃茨的一年生来说,黄少天教授的魔咒课显然不太轻松,这些未成年的巫师们不得不时刻集中注意力,从他大段大段的话和极快的语速中分辨出真正的教学内容(至于这位教授年轻时担任魁地奇解说员的事情,就又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故事了)。

但要论起会让学生面露难色的老师,教黑魔法防御术的韩文清教授与他齐名。韩文清从不刁难学生,可他的言行——尤其是五官,叶修注——总是让人觉得他为人严厉。即使像是宋奇英这样一向敬重他的学生,也不得不承认韩文清严肃起来时的表情,堪比另一种不可饶恕咒。

气喘吁吁的学生推开黑魔法防御术课教室的大门,等待他们的却不是韩文清一如既往站得笔直的身影,而是一个笑得散漫,还叼着烟卷的青年。

“叶修教授?!”

“嗯,是我,别那么惊讶。”本应出现在魔法史课堂上的叶修应道,“老韩去处理我们家的一点私事了,你们应该能看出来,他一直主内。”

“……”我们还真没看出来。邱非和宋奇英同时想到。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介意叶修胡说,一旁赫奇帕奇的女生戴妍琦兴奋地倒吸了一口气:“天啊,他们感情果然像传闻里那样好,我有种——麻瓜那话怎么说——被塞狗粮的感觉。”

也不怪戴妍琦那么兴奋,整个巫师界都对韩文清和叶修的关系津津乐道,这两个人结了多少年婚,就蝉联了多少届《预言家日报》评选的“你最羡慕的巫师夫妻”奖。十几年来,这两个人都算是各个领域的翘楚,从霍格沃茨针锋相对的优等生,再到令黑巫师闻之色变的傲罗,两个人堪称对手变爱人的典范,再加上当年他们确认关系的时机非常特殊,话题热门到至今都没有淡出人们的视野。

“好了,下面我们正式开始今天的课。”叶修站直身子,把烟随手掐灭在了韩文清常用的墨水瓶瓶盖上。“今天来带你们认识几种对人类不那么友好的小精灵。”

【2】

“叶修前辈不在?”肖时钦进来的时候,有求必应屋里只有张新杰和喻文州两个人。以往每个周三下午,他们四个人都会在有求必应屋小聚,就算偶尔有缺席,也是被打乱了时间表,在校医院忙不过来的张新杰,而叶修总是最积极的那个,因为他可以借这个机会摆脱那些跃跃欲试向他提出巫师决斗的新生。

“对,韩队去接他们两个人的家人了,他们两家今年似乎打算在德文郡度假。”喻文州回答。韩文清在魔法部傲罗司工作的时候,一直是一个特别小队的队长,“韩队”这个称呼就是那时为人们所熟知的。

“挺好的。”肖时钦说,“现在叶修前辈的父母好像也能慢慢接受他的工作了。”

“很早之前态度就在慢慢软化了。”张新杰翻过一页《唱唱反调》,“似乎叶修前辈的家庭在麻瓜中很有声望,父母对他的人生也早有安排,所以他当年一意孤行来学习魔法的时候,才会和父母的关系闹得那么僵。”

“不过卸任傲罗之后叶修前辈就经常回家了,也许就是从那时起他的工作逐渐被他父母接受了吧。”

“等等。”肖时钦想到了什么,“叶修前辈就是在卸任傲罗之后和韩队确认关系的吧?”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是的,前后相隔一天。而且据我所知韩队和叶修的父母早有联系,关系也不错。”

“我倒是有个疑问。”喻文州笑眯眯的,“叶修前辈的父母尚不能完全接受自己的儿子学习魔法,却接受了自己的儿子有一个学习魔法的伴侣,两位不觉得这有些奇怪吗?”

“我觉得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因为韩队在管理叶修的一些不良嗜好上和叶父叶母达成了共识,毕竟韩队一直像军人一样自律,在个人习惯上的养成上压倒式地胜过叶修。”张新杰回答说。

“韩队决定管叶修前辈的哪些不良嗜好呢?吸烟、熬夜,还是研究危险的炼金术或者单枪匹马地接触未知生物?”

“说起来,叶修前辈最近又偷偷往禁林跑了,韩队知道吗?”

……

三人相视一笑,决定对同僚叶修即将到来的不幸缄默不言。

【3】

“不错呀,小鬼们。”叶修笑着说,“看来老韩教你们的东西确实都认真学了。”

十几只长者尖耳朵的小精灵乱七八糟地躺在教室地板上,短时间内都没了兴风作浪的能力。虽然制服它们的方法千奇百怪,有几只小精灵甚至纯粹是被拳头砸晕的——“老韩教的你们也不必全部都学。”叶修对此点评道——但大概也完成了课堂任务。

“教授,现在还不到下课时间,能问你点问题吗?”有学生问道。

“唔,也好。我也没有准备其他内容,那接下来就是答疑时间了。谁第一个问?”

“我来我来!”戴妍琦高高地举起了手,“叶修教授,您和韩文清教授还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就擦出火花了吗?”

叶修微微怔了一下,无奈地笑了:“我还以为你们会问和黑魔法防御术有关的问题呢,搞了半天原来是更感兴趣我和老韩的事呀,这故事可还挺长的。”

大家听出他没有拒绝的意思,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注意力。

叶修悠悠地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目光有些飘远:

“最开始我和老韩关系还没有传说中那么呛,但他在格兰芬多,我在斯莱特林,算是学院不同,公平竞争吧。但阴差阳错,我们都破格在一年级那年进了学院的魁地奇队,训练的时候偶尔会碰到,一来二去就熟了。”

“后来斯莱特林拿了三连冠,等到四年级的时候,两只魁地奇队发生了点人事变动,那年的冠军就被格兰芬多拿走了,抢冠军之仇不共戴天嘛,两只球队互看不顺眼了,我和老韩也变成了对头。

“再后来不管什么我们都暗暗较劲,普通巫师等级考试啦,注册阿尼马格斯啦,总之能拿来比的都没放过。毕业的时候,想到以后再没有老韩这样的对手,我还挺遗憾的,别的可真没想多。”

“可你们毕业后都选择傲罗是为什么呢?是约定好的吗?”卢瀚文问道。

“这还真不是约定,硬要说的话,算是对手间的默契吧。”叶修笑着回答,“我在魔法部见到老韩的时候,自己也很吃惊。说来也巧,就算当了同行我们也并不怎么合作而且天南不见海北的,还不如上学的时候见的次数多呢。”

“不过好在都过去啦,又能回到霍格沃茨了。”叶修吐出一个烟圈,给这个故事做了结语。

学生们的气氛却有些低沉——尽管叶修不说,但是学生们都很清楚让叶修和韩文清提前结束傲罗生涯的原因是什么。当时和叶修同队的几位傲罗,和黑巫师勾结,绑架了麻瓜进行危险的魔药实验,被叶修发现后,几人暴发了规模很大的冲突,几乎炸毁了一条街道,成了魔法部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丑闻。而叶修也身受重伤,魔杖被毁,是韩文清只身一人从一片火海中救出了他。

后来叶修因为有同谋的嫌疑而被起诉,当时能证明他名誉的人证物证俱毁,叶修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阿兹卡班巫师监狱。法庭上,又是韩文清神兵天降,带回了有力的证据力保叶修。才没使叶修获刑。

事件看似解决了,但叶修因为那次战斗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不得已提前结束了傲罗生涯,应冯宪君之邀来霍格沃茨任教。一年之后,韩文清完成了工作上的一些对接,也来了霍格沃茨,于是就有了让整个巫师界艳羡的教授夫夫。

“不是像《预言家日版》专栏上说的那样,从学生时代就在一起了呀。”戴妍琦有点遗憾。

“他们也不像学生时就会在这上面下功夫的人吧?工作起来都挺不要命的”舒可怡小声说道。

“唉,现在的学生小鬼们都在想什么呀。”叶修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我怎么样暂且不提,你们韩教授看起来严肃,实际上生活里还挺注意调剂的。”

学生们显然被叶修口中韩文清的反差惊到了,闹哄哄地问叶修具体情况。

但是塔楼里的钟声适时响起,下课时间到了,叶修飞快地整理好教具,在学生们好奇心没得到满足的抱怨目光里离开教室。

【4】

【4】

作为霍格沃茨唯一一间由两位教师共同使用的办公室,魔法史和黑魔法防御术的办公室很大,而且更有生活气息。

叶修脚步轻快地走回办公室,推开门就先看到壁炉上的茶壶吱吱作响:“老韩,回来了?”

“回来了。”韩文清风尘仆仆的身影从门后出现。

叶修走上前去帮他把外穿的斗篷解下来,挂在一旁的衣架上。虽然这种小事挥挥魔杖就能解决,但他们两人都更喜欢亲手为彼此做这样的事。

叶修捧起一杯热茶,舒舒服服地坐到沙发上,对韩文清说:“老韩,今天一年级那帮小鬼问我咱俩以前的事呢。”

“你怎么说的?”韩文清坐在了叶修对面的沙发上,也拿起一杯茶。

“实话实说呗,本来那些事也差不多被整个巫师界知道了。不过我也为改变你在学生心里过于严肃的样子做了贡献,我和他们说你其实是个很有情调的人。”叶修眨眨眼。

韩文清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从伴侣的角度看,你也不错。”

“比不上你呀,韩教授,谁能想出把结婚戒指放在第一次被我抓到的金色飞贼里呢。”

金色飞贼,魁地奇运动里最小也是飞得最快的球,由找球手负责捕捉。据说金色飞贼会记住第一个抓住它的找球手,当一只金色飞贼再次碰到那位找球手的指尖时,球身会自动打开。当叶修因为被指控是黑巫师同党而被密切监控时,救出他的韩文清也被限制不能和他联系,最后韩文清把自己的口信封在金色飞贼里,辗转交给叶修,同样被放在金色飞贼里的,还有一枚结婚戒指。

“说起来,你是怎么拿到当时我抓到的金色飞贼的?老冯竟然会同意?是不是你答应他把个人信息印在招生简章的‘杰出校友’那一栏了,老冯为了宣传霍格沃茨有时候挺不择手段的。”

韩文清:“……”

一直放在叶修书桌上的金色飞贼像感应到什么一样,突然晃动起来,叶修起身把这不安分的小东西拿在手上,有些出神地凝视着。

他和韩文清以对手的形式陪伴过了彼此太多的时光,他清楚地记得不同时期韩文清施展魔法的每一个特点,韩文清也能从他千奇百怪的变形中准确地分辨出他。他们始终像一对新人,却也的确一举越过了幸福青涩和漫长艰辛的生活。他们在磨练中获得宁静,又在宁静中超越了激情的陷阱。他们已在一起生活了足够长时间,所有因时间消耗的,都因性格弥补回来,最终趋向圆满。

金色飞贼反光的表面就像一面厄里斯魔镜,叶修似乎看到十一岁的自己拿着一把半旧的飞天扫帚,踏着晨雾,穿过清晨空无一人的魁地奇球场,走向一个站得笔直,面容严肃的男孩。

“你是格兰芬多新来的击球手吗?我叫叶修,以后就是对手了。”

    

                                                            END

【韩叶】天平(律政paro 检察官韩×律师叶)

本人相关专业知识薄弱,有些地方纯属胡诌。

欢迎专业人士和我探讨!



第一章


    “本日头条!知名律师叶修败诉,现已离开嘉世律师事务所!”

    “知名律师叶修庭辩大失水平,竟与委托人当场发生口角!”

    “离开嘉世后,叶修的律师生涯是否还有希望……”

    “……”

    “没出息。”韩文清一目十行地看过几份报纸篇幅最多的专栏,眉头越皱越紧,最终嗤笑了一声。

    和他同一个办公室的张佳乐从快堆到天花板的材料里抬起头来,看了韩文清比往常更差的脸色,莫名奇妙地觉得脊背发寒。

    其实纪检组的韩文清组长遇到律师叶修时脾气格外差,已经是纪检组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了。

    韩文清和叶修年龄相仿,都从业十年之久。这俩人在自己岗位上工作了多久,就和彼此缠斗了多久。

    韩文清刚进纪检组的不久就临危受命,在一起骗税案里作了公诉人。那场官司他和同事熬了不知道几个昼夜,资料准备充足,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

    可偏偏那家被告的公司请来的辩护律师是叶修,这人虽然在当时也算是个新人,但庭辩风格着实老辣,几乎算是力挽狂澜,再加上那家公司账目也请了专人做的干干净净,明面上看不出一点问题。原本板上钉钉的案子,就这么被翻了。

    韩文清此人,相由心生,不光硬朗的脸上一股煞气,心里也是善恶分明,眼见着有骗税之嫌的公司逍遥法外,心里自然有些郁结,连带着看当时的受人所托的辩护律师都格外不顺眼。

    按理说这件事本该一翻而过,可不知是阴差阳错还是命里注定,从那以后,只要是韩文清做公诉人的案子,十次有九次叶修都是坐在他对面的被告方辩护律师。一来二去,俩人就这么杠上了,这一杠,就是整整十年。

    可是纪检组的同僚们不知道的是,叶修和韩文清的梁子是在那时候结下的,两个人的交情也是那个时候结下的。

    那天判决下来之后,韩文清走得比较晚,在无人的法院走廊上遇到了解烟瘾的叶修。

    实在是怪那天阳光太好,透过窗玻璃这层透明的介质照射下来,合着这个人正吞吐的烟雾,让他一下子从周围冷色调的背景中凸显出来,让韩文清神色一晃。

    韩文清看到的,就是这么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人,五官白净,四肢修长而匀称,穿着标准的西装三件套,就是没系扣子,再配上手里夹着的那只烟,让他平白多出了一点散漫的气质。

    那人正巧抬起头来,看到韩文清,愣了半秒:“哟,你是刚刚那个公诉人……叫韩文清是吧?”

    被叶修问话的人没急着回他,而是扫了一眼他手里的烟,又看了一眼墙上的禁烟标志:“这里禁烟。”

    叶修倒是一点也没有身为污染源的愧疚,随手就把烟头往垃圾桶上一掐:“哎呦抱歉,那顶上字儿太小了,我这才看见。老韩同志你回头可别和老冯说呀,再把他老人家气得吃急救药。”

    那也是你气的,少来偷换概念。韩文清暗自腹诽。

   “说起来,老韩”,叶修总算掐灭了烟,“你们纪检组这次查案查得够细,作为辩护律师我都得夸你们两句了。”

    叶修不正经的语气让这句表扬听上去很不像表扬,更何况夸刚打赢的竞争对手,不就是变相的夸自己吗?韩文清想也不想就把这句话打入垃圾话的范围。

    “唉,不是我说,你们纪检的都这么……有气势?”

    “司法者的言行本来就该有俯视众生的高度。”韩文清完全不吝赞美自己的职业。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叶修双手照着韩文清的身材比划了一下,“我是说你们纪检的都这么魁梧?和道上打黑拳的似的。”

    “……”韩文清现在倒是真想揍他一顿。

    经过了第一次不太愉快地会面以后,这俩人奇怪地熟了起来,也许是没了庭上剑拔弩张的氛围,也许是短短几句话几个眼神就摸索出了对方的性格,总之以后叶修韩文清也给彼此通过电话,也凑在一块吃过饭。虽然过程都是叶修因为案子的事随口调侃一下公检法,韩文清不客气地回敬,但也勉强算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不过祸害到哪里都是祸害,离开嘉世也不让人舒心。已经积累了十年对叶修作战经验的韩文清放下报纸,下了定论。


    夜色已深,自行加班完了回到自己住的小区的韩文清从车库里放下车,往楼道门口走。

    他住的小区地段不错,但不知道是不是开发商过于倒霉,这小区入住率实在不高,没什么人气,一到晚上更是一个人都没有,路灯都显得一片惨白,今天更甚。

    韩文清不信鬼神,向来只走自己的,不会在乎这种东西。直到走到自己那栋单元的楼道口,才注意到第一层楼的空调外机上坐着个人。

    那坐姿说明这人大概不怎么对劲,他一身黑西装皱皱巴巴,四肢不自然地舒展着,背倚在墙上,头却低低地垂着,要是不仔细看,大概是要被路过的人当作丢弃在这里的无头尸体。

    听到有人走近,那个坐着的人缓缓抬起了头,露出一张布满青紫瘀痕且沾着些血迹的脸。


    “叶修?!”


                                                                      TBC